科普信息网

科普信息网

神州租车与陆正耀正渐行渐远 究竟能否摆脱这次的困局?

发布时间:2020-06-29 14:22:32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责任编辑:caobo

陆正耀亲手打造的中国第一租车企业——神州租车,正在和他渐行渐远。

6月10日上午,神州租车发布公告称,公司董事会主席陆正耀为了将更多时间投入神州优车和其他职务,已经正式辞任公司董事会主席和非执行董事职务。而在6月1日,神州租车就曾公告,公司股东神州优车已经与北汽集团签订了一份无法律效益的战略合作协议,后者将收购前者所持有的神州租车不超过21.26%的股份。

北汽集团将替代神州优车,不过,这一交易目前仍有可能落空。

如果这一合作协议最终达成,那么陆正耀目前所在的神州优车,将把其持有的全部股份出售给北汽集团,完成股权层面上的彻底退出,

一向自视甚高的陆正耀,自瑞幸咖啡自曝造假之后陷入重重困境,为了挽救瑞幸咖啡,一方面频频向外界致歉,另一方面多方筹措资金,不惜将神州租车摆上货架,在与华平系的交易搁浅之后,终于遇到了北汽集团,来挽救自己紧张的现金流。

得以在神州租车实现退出的陆正耀,究竟能否摆脱这次的困局?

困局中的选择

4月2日,瑞幸咖啡发布公告称,发现公司在2019年二季度至四季度期间,伪造了22亿元人民币的交易额,相关的成本和费用也相应虚增。

“像瑞幸咖啡这种造假行为,是属于系统性、全流程的造假,因此不太可能是某些高管的个人行为。”一位熟悉美国证券法律的人士告诉记者。

在这一公告中,造假被认定为是首席运营官刘剑的个人行为,并采取某些临时补救措施,包括中止刘剑和涉嫌不当行为的此类雇员。

他告诉记者,符合条件的公司股东和投资者,将很有可能向公司的董事、高管就造假的欺诈行为提起证券的民事集体诉讼。

自曝造假之后,陆正耀先是在朋友圈发图要员工“元气满满”,但在重重压力之下,终于在第三天深夜在其朋友圈发文致歉,他表示:“我个人非常自责。无论独立委员会的最终调查结果怎样,我都会承担应有的责任。”

“过去两年公司跑得太快,引发很多问题,现在狠狠的摔了一跤,我作为董事长难辞其咎!借朋友圈向所有人诚挚道歉——对不起大家!”他说。

但是,他的事业并未因为道歉而出现转机。瑞幸咖啡股价先是暴跌近80%,连累同样是陆正耀旗下的神州租车股价在第二天暴跌近50%;5月底,市场监管部门进驻瑞幸咖啡,开始对其造假行为进行调查,截至目前官方并未发布调查结果。

致命一击则来自美国,瑞幸咖啡宣布在5月15日收到了纳斯达克交易所的退市通知,公司计划就此举行听证会,依据相关法律规定,听证会通常安排在听证请求日期后的30至45天举行,也就是最晚在6月30日前后,瑞幸咖啡的退市一事就会有初步结果。

5月20日,陆正耀再次深夜发文,先是质疑纳斯达克的决定,他表示已根据阶段性调查结果,第一时间处理相关责任人、重组董事会、更新管理层、积极进行整改,但纳斯达克不等最终调查结果就要求公司退市,出乎意料,对此个人深感失望和遗憾。

随后对瑞幸咖啡事件造成的影响,再次向广大投资人、全体瑞幸员工和客户道歉。陆正耀表示,自己一直在实业一线,自己的风格可能太激进,企业跑得太快,也导致很多问题,但自己绝不是以“概念做局”去欺骗投资人,真心想把企业做大做好。

对于瑞幸咖啡的未来,陆正耀表示他坚信瑞幸咖啡的商业模式和商业逻辑是成立的,同时表示不论怎样,都会倾尽全力维持门店运营,竭尽所能挽回股东损失,让瑞幸这个品牌能够走下去。

在自曝造假到接到退市通知期间,陆正耀也确实频频出手试图挽救公司。

5月6日,陆正耀旗下公司正式起诉瑞信,要求后者就涉嫌违反一项已被加速的5.32亿美元贷款安排中的职责作出赔偿。5月13日,瑞幸调整其董事会和管理层,CEO钱治亚和COO刘剑被董事会终止职务,同时任命郭谨一担任代理CEO,并选举非神州系的曹文宝和吴刚为公司董事。

而在其所有自救方法中,兜售神州租车成为最直接的那个。在瑞幸造假自曝初期,神州租车接连与携程和吉利传出绯闻,但均被辟谣。4月9日,神州优车向公开市场出售2.11%的神州租车股份,以满足贷款人要求偿还贷款。

4月16日,神州租车公告称,神州优车将向Amber Gem Holdings(美国华平持有)转移股份,公告披露,神州优车和Amber Gem分别持股25.92%和10.11%,第一批4.65%的股份在当天完成转让,在此之后,神州优车持有的股份则降至21.26%。

终于,在5月底陆正耀等到了北汽集团,得以将其全部股份转让给后者,实现在神州租车彻底脱身,但他在瑞幸咖啡的未来,依然面临着重重困境。

“烧钱”的路径依赖

选择一个增长空间巨大的市场,快速扩张获得规模效应,烧钱补贴吸引用户,瑞幸咖啡选择的这个模式,陆正耀非常熟悉,可以追溯到神州租车的诞生。

时间回到2007年,陆正耀打造的第一个大型上市公司——神州租车正式创立,当时市场上还存在着两个比较大的玩家:至尊租车和一嗨租车。当年12月,神州租车还只有300多辆车,在全国11个城市运营,到2008年6月已迅速扩张到1000辆车,在全国20个城市运营,规模已经超过一嗨租车居全国第二。

于是,神州租车在规模上的竞争对手,就只剩下了至尊租车。之后,它们之间的竞争故事就非常熟悉了,类似2015年的滴滴和优步,2018年的摩拜和ofo,两家公司在2008年之后的数年中,掀起了一波补贴大战。

直到2013年赫兹租车战略投资,神州租车得以合并赫兹中国的全部租车业务,牢牢占据市场第一的位置,并在2014年顺利实现上市。在之后,随着陆正耀和其他机构投资者纷纷减持,神州租车业绩自2016年开始下滑。

值得一提的是,这一模式并非无往不利,在神州系2015年之后的创业过程中,有一项原本被陆正耀寄予厚望的业务失败,也是这一次失败刺激了陆正耀转换赛道,最终促成了瑞幸咖啡的诞生。

2016年,在创立神州优车不久之后,陆正耀投资超过100亿元做汽车电商平台,这一愿景吸引了阿里巴巴投资26.8亿元入局,双方称将在“互联网+汽车”领域进行全方位的战略合作。

在当年4月份的发布会上,神州优车方面宣布,2017年6月以前会在全国构建500家以上规模和4S店类似的落地门店,覆盖全国各地。同时,预计2017年新车和二手车的电商平台销售量会在60万-80万台。

烧钱、扩张,同样的模式让神州租车迅速崛起,却未能在买买车的业务上获得成功。“神州买买车从结果看是失败了。”一位接近神州优车的人士向记者透露,“传统的4S店体系太过强势,这个模式推到一半就推不下去。”

之后,神州优车的盈利遥遥无期,股价持续下挫;神州租车业务发展到瓶颈期,再度扩张的可能性并不强。陆正耀并非没有在汽车产业链上寻找下一个风口,2017年6月宣布22亿元注资小鹏汽车,进军新能源汽车制造业,但新车从研发到生产太过漫长,行业赛道也过于拥挤,难以用过去的路径实现快速增长。

2018年,神州优车COO钱治亚正式离职创立瑞幸咖啡,但她的决定绝非是一次个人的冒险:这次创业不仅得到了陆正耀的直接投资,神州优车原先的技术、运营等精兵强将,也一并加入到了瑞幸创业的进程中。

2019年瑞幸以超过4500家店面,成为中国连锁咖啡第一的品牌,而就在人们几乎相信陆正耀会从成功走向成功的时候,瑞幸以一纸公告的方式,结束了一路狂奔,其最终的结局,也染上了一层宿命的色彩。